王子翡

有糖磕cp 没糖补老番

上世纪文艺影视作品爱好者

天线宝宝和花园宝宝都是我的宝宝

愿意跟我聊天的人都超级善良的

一个称职的j家提款机:)

墙头极其多 各圈各次元乱窜

偏执的喜欢着自己喜欢的人和事

最近常刷KK/ARS/POI各种相关tag

没雷 但二攻和也 all雅 TKT吃得多

非常好聊 想认识温柔且思想独特的人

唤作王子/阿翡

大概是自我代入光一的感想(?)

光一第一人称视角
深夜瞎bb 跟真人无关
ooc ooc ooc

——————————————————

也许别人不了解,可是我知道,他不在摄像机之下的时候,说话总是很轻很温柔,不用刻意讲着搞笑的段子的他,私下其实非常安静,笑容就像孩子害羞的时候一样。

他和我偶尔有交流他的兴趣,向我展示他的收藏,他喜欢的古着,他最新的包,他的各种小东西,五花八门的,光怪陆离的,色彩鲜艳的,我渐渐也开始越来越能够理解他的审美,或者说,当他素净的手指抚摸上那些东西的时候,当他独特的香染上那些东西的时候,它们在我的眼中,就已经变得和他一样,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了。

“光一”

我特别喜欢听他叫我的名字,从开头到最后一个音节,和别人叫起来是不一样的,他的声音和独特的发音方法,一直是我这么多年来戒不掉的独特癖好,想听见他的各种声音,各种声音。

“这个珠子啊,是不是很好看。”他抬起手来,藏在针织衫里的形状精致的手腕就露了出来,他向我展示了一个胭脂红的琥珀一样的念珠,躺在吊床上的他抬头看着我,献宝一样的向我展示,我接过来端详着珠子的花纹,同时听见他很轻的笑声,每一个音节都像种在我心里的种子,即将穿破什么,长成不得了的欲念了。

“给我。”

他笑着,像个孩子一样伸手像我要他的珠子。

“我觉得这个花纹真的很好看。”

我也觉得,但是我没有说什么。

他的世界安静的美极了,我不想打扰。

他适合朴素的复古装扮,也适合女性的花样般的各种装扮,我这么说绝不是冒犯,凡是稍微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有多适合那样的风格,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吧,所以总是在他的衣柜里发现各种各样一看就是女性的饰品,当然还有裙子。

他真的很适合穿裙子,这让他和他的卷发变的更加契合,更加充满韵味。提到韵味,他独特的气质像是有魔力一般,无意间看他一眼,目光便像依附在他身上的粘稠液体一样,再也无法从他身上滑落了。我侧身看他,从不避嫌,他知道我盯着他,他由着我盯着他。喜欢盯着他的人还真是不少,可他却还像不自觉似的,录外景时总是要向各种路人挥手致意,把路人弄得心态浮动起来了,这种场景,我是不喜欢看到的,可是他看到对方的反应之后,却像是得逞了一样笑得很开心,真是恶劣的人啊。

他的鼻梁很单薄,他的鼻子在男性中来看很小巧,打光过去的时候,就像能穿透一样,我喜欢他的眉眼,笑起来的时候总是非常可爱,可爱这个词我不常用,为数不多的几次,全都用来形容他了。

尽管我曾经多次在节目中说过我心目中的他就是金田一,但事实上,他的每个时期我都喜欢的紧而且印象深刻,他百变的发型,他帅气的短发,长一点变成了可爱的留海,再长一点可以剪成人妖气质的发型,但对于他来说,非常美,再长一点可以烫一下变成过肩的卷发,再长的话,就是现在这样了,只是随意散下来,就美得让人心惊。他似乎还是没有剪发的想法,再长的话,我有点想象不出来,但只要是他的话,怎样都很好看。

他很在意自己的指甲,总是把它们弄的平平整整,干干净净才满意,虽然我也是这样的,但他略有不同,他有一箱各种各样的指甲油,他手很巧,涂起来总是刚刚好,刚刚好符合他的性感,他的慵懒,他的风韵。

他会辫很多发型,不知道是头发长了之后开始学的还是本来就会的,总是让我眼花缭乱,他甚至不用镜子就可以辫出前一天造型师帮他弄出的发型,这一点上真的很让我震惊,他辫头发的时候喜欢背对着我,我却总是喜欢看着他,他的手穿过柔软的发丝,把散下来的温顺的发丝弄得卷向各个不同的方向,最后用红发绳收尾,他真的很喜欢,也很衬红色。

他总是无欲无求的样子,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工作的时候会稍微认真一些,但仍然总是fufu地笑着,接触乐器的时候会变得格外开朗,总是插着耳机,问他在听什么的话,他会很乐意的把其中一只分给我。借此拉进了距离,我想和他肢体接触,于是就把肩膀靠在一起,他的身体没有逃开或是任何抗拒,还是在原处静静的呆着,像是没有接收到我的信号一样,这跟KinKi Kids的身体接触向来不少有关系吧,他或许已经习惯了我对他的各种靠近了。所以才会想看看摸他屁股的话会有什么反应呢,独处的时候。

他很喜欢以女性视角来写歌,他的很多歌换作别人来唱对我来讲都是直接视为同姓恋的,可他张嘴就不一样了,他唱出的东西,都是艺术品,都是哲理金句,都是自然而美好的。

“将你弄得比我还要湿”

“変態”

“请一直触碰 我的那里”

不得不承认,真是要命的歌词。

对他有邪念的话会被上天责罚的吧

可是他却说

“不要担心 相信自己 相信我”

“转过身的话 我一直在这里”

该如何是好才好呢 心中有什么一次次发芽了

却无声无息的凋零了 

这全都取决于他的态度

“操纵着的人是你”

“哦对 其实是我呢”

是你呢

可他从不抗拒我的触摸

“光一 你过来”

然后他拽着我的手腕要从吊床上起来

他一只手的力气怎么够,于是我反手攥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也去扶他。然后就变成他整个人压在我的身上倒在地上的局面了,要让其他人看见估计更加费解我们的关系了。

我和他就是这样的关系。

连我们都无法定义的关系。

我做梦梦见过他,当然不是什么被洗车机打湿秋千风干的画面,他被汗水打湿,被我打湿。

很多次了。

他亲过我好多次,比他曾经的那几个女朋友加起来还要多,因此而得意的我怎么会被他知道呢。他让我唱歌的时候想着我现在喜欢的人,或是以前喜欢的人。哦,那当然是想着他来唱了,一直喜欢着你啊,つよし。

他之前在节目中说过,等我结婚之后再考虑结婚,我也许将来会娶一个不那么讨厌的女孩子生个孩子,但是不想让他结婚,他是我的相方哦,他怎么可以喜欢上别人呢,他应该一直一直,看着我,就够了。

end


KinKi Kids Party -光一的浪漫 (圖多)

空集合:

今天拿到台版就立刻看了兩次 ,再次感嘆兩人之間的那一份強大的系


以下說一下感想及曲目的想法 ,會綜合最近的雜誌訪談及會報內容


KKL要素有 ,請斟酌閱讀


------------------------------------------------------------------


聽聞去過現場的朋友說,當時的氣氛是一種光一非常溫柔非常溫柔


看的時候我終於明白他說的感覺是什麼
基本上這份溫柔出現的時候都是在剛不舒服或不開心的時候
例如 : F控過呼吸發作 , I 控慶生會消息被洩漏之後。


Party整場看下來光一就是不斷的誇誇誇 ,安撫剛的不安 , 明白他想來現場強烈的心情,說了不讓大家擔心也是你工作的一部分 , 剛才不在繼續這話題。整場 party 講話的語氣一直很哄、很寵 , 捧在手心上的感覺





光一很帥的全套禮服出現



光一說附近的便利商店都寫著 "歡迎回來 KinKi Kids  "  不知怎地..我就哭了 


看影片的環節,光一眼睛死死的粘著剛出現的片段 ,嘴巴一張一張的卻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喜歡一個人的眼神是可以分辨的,光一看剛的樣子就像我們土豆南瓜看他們兩人是一樣的,不信你看他本人示範





大家回答 : 臉



自己說完還自己害羞到不行 , 直說" 好噁心 "




可光一老師你看看你看剛的表情還不是跟我們一樣 , 全程就沒見你嘴巴闔上



看到這邊的時候我想起剛說光一對於認定的東西會很執著 , 例如 F1 , 金田一初戀 , 年少時期的剛





看完這片段 , 光一想唱Friends , 光一很喜歡借歌詞傳情 , 把自己心意包在歌詞裡面 , 既安全又能清楚讓對方知道他想傳達的事情 , 唱完他說這歌詞很好。這一次Party 唱的歌詞都很意思  我們可以看一下Friends歌詞 , 


緑の風が吹いてる丘で 笑顔の先の夕日に
在有微风吹送的绿色草原 笑面带领的夕阳中 


こわれそうなやさしさ そっと抱えて


被破坏了的温柔 让我轻轻的握在手里


きっと なぜ生まれたの?


なぜ出会ったの?


所以 为何我们要出生? 为何我们要认识? 


理由(わけ)はあったとしても


就算如果真的有个原因 


同じ季節の中で 今 君と生きている


在同一个季节中  现在 要和你一起生活下去


 ----------------------------------------------------


一直都比剛更憂心他的身體 , 唱薔薇與太陽時 , 光一想讓剛拿長號假裝表演但很擔心剛會真的吹出聲音 , 光是不准吹的話就講了四次 , 那個在意、在意、非常在意的光一 , 二十幾年來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然後又說了剛的位子 , 誰都不准站 ,【你的位子無可取代】的意念,用實際行動的方式傳達, 追光燈打在沒有人的左邊 ,既浪漫又讓人不忍直視,一人在台上唱著歌狂舞,雖然剛的影像就在後面看著 ,但仍讓我感受到強烈的違和感




跳完舞光一說要換一下衣服 , 這讓人瘋狂的肉體鏡頭 



然後就是會報中被STAFF強烈甩鍋的 頭像T恤 ,看了會報的內容在看這段光一說的話立刻恍然大悟。



剛換了光一頭像的衣服 , 一臉鎮定的想裝過去XDD



立刻明白剛想要裝過去 , 就當他們兩人的小秘密 , 但光一心中應該是樂壞了 , 那個臉笑的十萬光芒 , 還一直說很噁心 , 但明明他就很受用 ,一直用手去撫摸衣服上的剛 , 唱著ひとりじゃない的光一,我想其歌詞的意義就不需再多說了。


這一段看得我手腳捲曲 , 兩個人一起弄衣服的樣子讓我覺得很像闖進情侶談情說愛的結界 , 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濃稠的焦糖味。






剛想唱TO HEART , 心配性的光一又叮嚀了一次音量



TO HEART 的歌詞也很有意思 , 讓我想起在テレ東的那通電話。


而且光一聽的表情是很動容的 , 如同當年他抱著剛說" 不是你就不行 " 那時聽歌的表情一樣


君に伝えたいありふれた言葉でいい君の声を 


もう少し聞いていたい 星の夜


ケータイでつないだ運命


広い宇宙の片隅でどんな遠く離れていても


届くはずさ my Heart


想將這份思念 傳達給妳


即使是 聽慣的話語


想再多聽一下你的聲音 在這星星的夜


用手機聯繫起來的命運


在寬廣宇宙的某個角落


不論相隔多遠


應該都能夠傳達給妳 my Heart


----------------------------------------


光一想要剛唱非君不愛 ,間奏時兩人相視而笑 , 這份美好無法用言語形容,只願他們一直都這樣 , 不要在有病痛、折磨 , 能這樣笑著就是給粉絲最好的禮物。


 " 非君不愛 " 應該是光一透過歌曲傳情的最高級情書了 , 一個人演唱這首歌不好的回憶 , 由剛在出院後親自覆蓋 , 對他自己跟對飯來說都很重要。



---------------------------


光一 一直說他不擅言詞 , 但這男人除了甜言蜜語彆扭不上手之外 , 其實是非常能言善道 , 他的意念在採訪及電視節目中向來都說明得很完整 , 唯獨排斥赤裸裸表達他自己的心意,對光一這個人用心感受會比文章更直面瞭解,看著影片就很容易理解他所謂的"感じる” , 在關鍵時刻絕不掉鍊子 , 對於飯對於剛一直都很用心很溫柔的對待 ,  感受到這份心意的人真的很幸福開心


--------------------------------------------


題外話 :


其實在看影片之前,我對於光一最近訪談中說 剛對他的意義 , 說這20年就是意義 , 這件事情一直沒有實際理解 , 我腦中對文字理解但情感上不理解 , 感受不出20年累積的重量....(人知道和理解是兩回事你們懂我的意思嗎 ? )


直到我看到微博上的視頻:一對老夫妻,爺爺97歲了 但婆婆先離世了近20年 , 少年結婚老來伴 , 早年非常苦爺爺被抓去勞改 , 婆婆咬牙硬撐不離不棄 , 爺爺後來順利回來了, 婆婆後來早走 , 爺爺很想她只能靠著把腦中過去的一點一滴畫出來解相思,最後他說" 如果能讓我選擇 , 我希望回到當年過得很苦的時候 ....因為人還在" 
那一瞬間我懂了, "因為有你所以我才願意堅持20年 , 因為我們兩個在一起,所以才願意一直做下去 "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或許就是這20年來的重量

摸鱼 不管怎么样 爱你们 不会变

高数老师课上一共画了四个图 没有一个画对的(:

電:

求扩!!!请大家按照实际购买意愿投票转发扩散里抽三人all一套

上个星期发在lo的kk御守有很多gn表示想要,在联系了店家以后发现起印量就很大,而且成本也不低,能不能印真的看缘分了。所以想做个调查。

如果没有到理想的数量可能会选择方案2,就是大家都比较熟悉的亚克力挂件。EE桑的挂件之前有过gn说想要,也是看投票结果决定印不印。

由于lo主是个小透明,还是希望大家帮扩一下(其实本人也很想要御守)

如果达到或者接近印御守的理想数量 转发扩散里抽三人all一套

如果有购买意愿的gn可以关注我的lo会比较方便,如果有进展我会第一时间发在博客里,欢迎提问。





大大的学校和小小的我 跑断腿的人生

【二相/R18】再见(8)

天天都想次兔兔

有第一次还会有第二次的车(毕竟就是想写办公室(x

偏S的和总X偏M的大兔子

食用愉快……wwwww

(づ ●─● )づ

这回真的可以了

【二相/J禁】再见(7)

emmm迟迟迟来的更新
因为最近总是有事再加上我消极罢工(多半后者(x
有了进度但是bus还没开出来_(:з」∠)_
祝大家看的开心(遁

————————————————————
↓↓↓↓↓↓

.
.
.

再见(7)

        二宫用实力证明了什么叫做运气好,抽到的牌除了几个真心话以外就是罚酒,而一旁的相叶就不一样了,不仅抽到惩罚打给单身女性朋友求交往,还抽到什么将上衣卷起到奇酷比以上这样的羞耻play,二宫因为他竹马的好身材全给别人看去了的缘故,狠狠地瞪了那目光投过来的几个人一眼。
.
.

        在一个女性设计师红着脸找酒馆老板要了联系方式之后,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暂告一段落,几个员工又说要去唱歌,二宫以困了为由提出要回家,于是直接带着他气鼓鼓的竹马就出了门。
.
.

        “相叶氏,去我家吗。”二宫酒喝的稍微有点多,但这并不影响他在坐进副驾驶座时清楚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
.

        因为二宫喝了酒,所以当然是由对方开车。
.

.

        “可以哟,可是我没有带衣服什么的……”对方就像小时候去他家玩一样自然的答应了下来,然后摸索着坐进了驾驶座。
.
.

        “我家里有,你可以穿的衣服。”二宫想了一下果然做事情一定要做到位,不仅有他尺寸的衣服还有他的各种生活用品来着。
.
.
.

        “恩,地址是这里吗”相叶用手指了一下导航仪上的标志。欲得对方的答案所以与他视线相交,后者焦灼的目光投在他的身上,熟悉又陌生的眼神看的他竟然有些窘迫,悄悄移开了视线。然后得到了对方一声认可的“恩”,仿佛想要立即改变车里不自然的空气,当即启动了车子。
.
.

         “紧张吗”二宫本身就带着醉意,没由来的问了一句,不知道是在问他还是问自己。

.
.

         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认真的回答了他:“恩。”
.

.
.
         “为什么呢”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像是在寻找什么答案。看向他的时候,由于光线的原因,看不到对方脸色的变化。
.
.

        “nino的家,会不会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呢。”相叶的回答半真半假,倒不如说,他现在的心情,才是稍微有些奇怪。

.
.
        “原来是在想这个啊。”二宫有点说不上来的沮丧,他微醉的时候不爱追究太多,一边把头完全靠在身后的枕垫上一边像是喃喃自语的对着前方,“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转学吗。”
.
.
.

        相叶听到转学这两个字的时候握着方向盘的手突然颤抖了一下,那时突然变得孤独的记忆席卷而来,让他一瞬间甚至不想听到他说出答案。

.
.
.

        “因为我发现,我对你有欲望。”二宫如今已经可以坦然的向他表明心意,借着酒劲又接着说“现在看起来,我可能就是个喜欢了你很久的胆小鬼吧。”
.
.
.

        相叶听到这段发言之后大脑几乎已经停止了运转,他想过很多种原因,却没想到会是这一种,他根本没有那些正常人听到同性表白之后该有的心态,倒不如说,他现在反而安心了,察觉到这一点的他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刚才从竹马口中吐出的“欲望”的词组反复在他的耳腔内无限回播,最后烧的他低下了头,正好面前是一个红灯。
.
.
.

        “……你听了我的真情表白都没有反应的吗。”二宫被风一吹酒醒了几分,却装作是更晕的样子凑到了他的耳边,甚至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他柔软的耳垂。
.
.

         十五秒的红灯啊,要是他不阻止的话,还可以做些事情呢。二宫看着慌忙地说着“nino……现在还在路上……很危险”之类的话语,突然又把脑袋放回了副驾驶的坐垫上。
.
.

         这孩子竟然完全不反抗吗,真是……引人犯罪啊。二宫看着握着方向盘的他的手,看到了他轻微颤抖的小动作。
.
.
.
         车很快就入了库,两人走到电梯口的时候,相叶听见了二宫的声音,“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二宫对于相叶什么都没有说直接选择跟他回家这件事有点在意,即使他很怕听到对方的回答,可该问的话他还是得问出来,二宫已经决定,哪怕是用绝交威胁他也好,他绝不能让对方将来再有后悔的机会。
.
.

        “我……说不定才是胆小的那个呢。”相叶的开头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有种想哭的冲动,因为他清楚的听见他的竹马说,
.

        “如果当初把这件事情告诉我,也许……这件事就不用拖这么久了……我也不用……忍受失去nino你的孤独了”
.
.

        原来是谁先喜欢上谁,谁依赖谁多一些,还真的不好说呢。
.
.

        “你是说当时我直接表白的话,你就会毫不犹豫的给我上吗……”电梯刚好打开,二宫拽着他的领子直接把他摁在了壁上,反复确认的欣喜甚至让他变得有点不像自己。
.
.

        这世界上没有比双箭头更让人开心的事了,二宫和也在内心这样总结到。

.
.
        相叶稍稍被他的说法吓到,然后又像是认命般的,对自己的竹马百般依从,每次二宫把手伸进他衣服里的时候带有的热度,和自己对他意外敏/感的身体,他其实早就该明白的。二宫看到他做出类似点头的动作之后,强硬的吻了上去。
.
.

       醉酒的人力气出奇的大,相叶一只手想要推开他却被他牢牢地摁在了电梯的铁壁之中。带着清酒气味的舌头卷到上颚,勾勒出酥酥麻麻的快/感,相叶不知道作何反应,他的舌头只能被领着前进,然后就和对方交缠在一起,发出让他感到羞耻的声音。二宫这方面倒像是个老手了,毕竟在他很小的时候,有些事情已经在脑内演练了千万遍。
.
.

        分开的时候大概是因为中途有人摁了电梯,相叶听见电梯的提示音的瞬间,把他推开了。结果就是遇到了熊孩子或是临时改了主意的人,电梯开了之后外面空无一人,二宫按了关闭按钮继续凑了过去,相叶面临突如其来的吻心脏已是跳的飞快,哪里还有什么接吻换气的概念,结果被自己的竹马吻的大口的呼吸起来。

.
.

        二宫几乎是用了爆了手速的速度输入了密码,把包和外套随手丢在玄关就抱着他压在了沙发上。
.
.

        相叶被吻的口干舌燥,发出了几个意味不明的单音节。二宫终于吻了个够又顺带摸了两把之后,好不容易离开他,转身倒了一杯水给他,然后自己二话不吭进了浴室。
.
.

        相叶坐在沙发上喝了很多的水脸颊的温度和胸腔内的跳动频率却还是只增不减。
.
.

        感受到的满满的爱意让他感到晕厥,他又不自觉的想……原来nino他这样强烈的情感……就是这样一直压抑了下来吗。

.

.
.
.
.

tbc.

       

        

       

        

       

舞架设定♪(^∇^*)

两个小时的草稿流

润润生日快乐!

永远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