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翡

有糖磕cp 没糖补老番

上世纪文艺影视作品爱好者

天线宝宝和花园宝宝都是我的宝宝

一个咸鱼博主 感谢所有的小心心

愿意跟我聊天的人都超级善良的呜

一入j+深似海 从此财布死得快

墙头极其多 各圈各次元乱窜

偏执的喜欢着自己喜欢的人和事

最近常刷KK/ARS/POI各种相关tag

萌二攻和也 all翔 TKT的我)

非常好聊 想认识温柔且思想独特的人

唤作王子/阿翡

高数老师课上一共画了四个图 没有一个画对的(:

電:

求扩!!!请大家按照实际购买意愿投票转发扩散里抽三人all一套

上个星期发在lo的kk御守有很多gn表示想要,在联系了店家以后发现起印量就很大,而且成本也不低,能不能印真的看缘分了。所以想做个调查。

如果没有到理想的数量可能会选择方案2,就是大家都比较熟悉的亚克力挂件。EE桑的挂件之前有过gn说想要,也是看投票结果决定印不印。

由于lo主是个小透明,还是希望大家帮扩一下(其实本人也很想要御守)

如果达到或者接近印御守的理想数量 转发扩散里抽三人all一套

如果有购买意愿的gn可以关注我的lo会比较方便,如果有进展我会第一时间发在博客里,欢迎提问。





大大的学校和小小的我 跑断腿的人生

【二相/R18】再见(8)

天天都想次兔兔

有第一次还会有第二次的车(毕竟就是想写办公室(x

偏S的和总X偏M的大兔子

食用愉快……wwwww

(づ ●─● )づ

这回真的可以了

【二相/J禁】再见(7)

emmm迟迟迟来的更新
因为最近总是有事再加上我消极罢工(多半后者(x
有了进度但是bus还没开出来_(:з」∠)_
祝大家看的开心(遁

————————————————————
↓↓↓↓↓↓

.
.
.

再见(7)

        二宫用实力证明了什么叫做运气好,抽到的牌除了几个真心话以外就是罚酒,而一旁的相叶就不一样了,不仅抽到惩罚打给单身女性朋友求交往,还抽到什么将上衣卷起到奇酷比以上这样的羞耻play,二宫因为他竹马的好身材全给别人看去了的缘故,狠狠地瞪了那目光投过来的几个人一眼。
.
.

        在一个女性设计师红着脸找酒馆老板要了联系方式之后,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暂告一段落,几个员工又说要去唱歌,二宫以困了为由提出要回家,于是直接带着他气鼓鼓的竹马就出了门。
.
.

        “相叶氏,去我家吗。”二宫酒喝的稍微有点多,但这并不影响他在坐进副驾驶座时清楚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
.

        因为二宫喝了酒,所以当然是由对方开车。
.

.

        “可以哟,可是我没有带衣服什么的……”对方就像小时候去他家玩一样自然的答应了下来,然后摸索着坐进了驾驶座。
.
.

        “我家里有,你可以穿的衣服。”二宫想了一下果然做事情一定要做到位,不仅有他尺寸的衣服还有他的各种生活用品来着。
.
.
.

        “恩,地址是这里吗”相叶用手指了一下导航仪上的标志。欲得对方的答案所以与他视线相交,后者焦灼的目光投在他的身上,熟悉又陌生的眼神看的他竟然有些窘迫,悄悄移开了视线。然后得到了对方一声认可的“恩”,仿佛想要立即改变车里不自然的空气,当即启动了车子。
.
.

         “紧张吗”二宫本身就带着醉意,没由来的问了一句,不知道是在问他还是问自己。

.
.

         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认真的回答了他:“恩。”
.

.
.
         “为什么呢”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像是在寻找什么答案。看向他的时候,由于光线的原因,看不到对方脸色的变化。
.
.

        “nino的家,会不会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呢。”相叶的回答半真半假,倒不如说,他现在的心情,才是稍微有些奇怪。

.
.
        “原来是在想这个啊。”二宫有点说不上来的沮丧,他微醉的时候不爱追究太多,一边把头完全靠在身后的枕垫上一边像是喃喃自语的对着前方,“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转学吗。”
.
.
.

        相叶听到转学这两个字的时候握着方向盘的手突然颤抖了一下,那时突然变得孤独的记忆席卷而来,让他一瞬间甚至不想听到他说出答案。

.
.
.

        “因为我发现,我对你有欲望。”二宫如今已经可以坦然的向他表明心意,借着酒劲又接着说“现在看起来,我可能就是个喜欢了你很久的胆小鬼吧。”
.
.
.

        相叶听到这段发言之后大脑几乎已经停止了运转,他想过很多种原因,却没想到会是这一种,他根本没有那些正常人听到同性表白之后该有的心态,倒不如说,他现在反而安心了,察觉到这一点的他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刚才从竹马口中吐出的“欲望”的词组反复在他的耳腔内无限回播,最后烧的他低下了头,正好面前是一个红灯。
.
.
.

        “……你听了我的真情表白都没有反应的吗。”二宫被风一吹酒醒了几分,却装作是更晕的样子凑到了他的耳边,甚至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他柔软的耳垂。
.
.

         十五秒的红灯啊,要是他不阻止的话,还可以做些事情呢。二宫看着慌忙地说着“nino……现在还在路上……很危险”之类的话语,突然又把脑袋放回了副驾驶的坐垫上。
.
.

         这孩子竟然完全不反抗吗,真是……引人犯罪啊。二宫看着握着方向盘的他的手,看到了他轻微颤抖的小动作。
.
.
.
         车很快就入了库,两人走到电梯口的时候,相叶听见了二宫的声音,“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二宫对于相叶什么都没有说直接选择跟他回家这件事有点在意,即使他很怕听到对方的回答,可该问的话他还是得问出来,二宫已经决定,哪怕是用绝交威胁他也好,他绝不能让对方将来再有后悔的机会。
.
.

        “我……说不定才是胆小的那个呢。”相叶的开头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有种想哭的冲动,因为他清楚的听见他的竹马说,
.

        “如果当初把这件事情告诉我,也许……这件事就不用拖这么久了……我也不用……忍受失去nino你的孤独了”
.
.

        原来是谁先喜欢上谁,谁依赖谁多一些,还真的不好说呢。
.
.

        “你是说当时我直接表白的话,你就会毫不犹豫的给我上吗……”电梯刚好打开,二宫拽着他的领子直接把他摁在了壁上,反复确认的欣喜甚至让他变得有点不像自己。
.
.

        这世界上没有比双箭头更让人开心的事了,二宫和也在内心这样总结到。

.
.
        相叶稍稍被他的说法吓到,然后又像是认命般的,对自己的竹马百般依从,每次二宫把手伸进他衣服里的时候带有的热度,和自己对他意外敏/感的身体,他其实早就该明白的。二宫看到他做出类似点头的动作之后,强硬的吻了上去。
.
.

       醉酒的人力气出奇的大,相叶一只手想要推开他却被他牢牢地摁在了电梯的铁壁之中。带着清酒气味的舌头卷到上颚,勾勒出酥酥麻麻的快/感,相叶不知道作何反应,他的舌头只能被领着前进,然后就和对方交缠在一起,发出让他感到羞耻的声音。二宫这方面倒像是个老手了,毕竟在他很小的时候,有些事情已经在脑内演练了千万遍。
.
.

        分开的时候大概是因为中途有人摁了电梯,相叶听见电梯的提示音的瞬间,把他推开了。结果就是遇到了熊孩子或是临时改了主意的人,电梯开了之后外面空无一人,二宫按了关闭按钮继续凑了过去,相叶面临突如其来的吻心脏已是跳的飞快,哪里还有什么接吻换气的概念,结果被自己的竹马吻的大口的呼吸起来。

.
.

        二宫几乎是用了爆了手速的速度输入了密码,把包和外套随手丢在玄关就抱着他压在了沙发上。
.
.

        相叶被吻的口干舌燥,发出了几个意味不明的单音节。二宫终于吻了个够又顺带摸了两把之后,好不容易离开他,转身倒了一杯水给他,然后自己二话不吭进了浴室。
.
.

        相叶坐在沙发上喝了很多的水脸颊的温度和胸腔内的跳动频率却还是只增不减。
.
.

        感受到的满满的爱意让他感到晕厥,他又不自觉的想……原来nino他这样强烈的情感……就是这样一直压抑了下来吗。

.

.
.
.
.

tbc.

       

        

       

        

       

舞架设定♪(^∇^*)

两个小时的草稿流

润润生日快乐!

永远爱你!

天使微笑(❁´◡`❁)*✲゚*

【二相/J禁】再见(6)

……
下次大概会有emmmm
也不一定(喂
日常撸一下进度
今日的更新wwwwww
请食用……

.
.
.

        “社长,相叶くん,那我先走一步了。”藤原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恩,小心哦。”相叶朝她挥了挥手,目送她出了车门。

        “喂,你怎么对她那么好。”二宫用手肘顶了他一下,示意他把手放下。

         “哎?就是普通的礼节啦。”

   
         “你不许跟她在一起,听到没有。”

         “哎?nino你误会了,我对她真的没有那个意思呀。”

         “你有没有不重要,但是,她有。”二宫怎么会不懂那个小姑娘看向他的眼神,又补充道,“我们公司不允许办公室恋情。”

        “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了。”相叶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原来竹马跟上地铁就是为了跟他说这个,唔……自己不会破坏公司规定的啦。

        “nino……今天也要去我家吗?”相叶看到他上地铁的时候几乎就是这样理解的,因为两个人的家几乎是在相反的方向,而且二宫还没有开车来着。

        “我打车回家。”得到的却是否定的答案,然后二宫在下一站跟他简略的道别后下了地铁。

        到底在干嘛啊……

        二宫和也承认那个女孩子站在他身边的时候真的很般配,而且相叶大概是……对她有好感的吧。所以才一时冲动跟上了地铁,此时却又一个人下了车,相叶一定会觉得他莫名其妙。

        “你的睡衣……已经洗好了现在在我家。我明天拿给你。”二宫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将这条短信发了出去。

         “恩,拜托了(ง •̀_•́)ง ” 对方回复的很快。


         次日。

         “社长。”秘书小姐端上来一杯咖啡,放在桌子旁边。

          “我先出去一下。”二宫拿起桌子上的纸袋准备出门,“哦,帮我通知一下营业部的主管,让他把那个方案赶紧给我交上来。”交代完这句就消失在秘书的视线范围内。

         相叶正在熟悉着手里那份现成的3D模型,并考虑着该怎么把它变得更加合理一些,突然听到靠门的女同事kya——的叫了出来,抬头一看,二宫提着个纸袋子站在门口。

         “社长好。”大家纷纷起身示意。

         “恩,相叶さん在哪。”相叶那个位置正好不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はい!”听到被点名之后相叶反射性的举起了手,然后也站起身来。

         “你的睡衣。”二宫穿过人群走了过去,把那个纸袋轻轻放在了他的桌角。

         “nino,不是说好了晚上再……”看到同事们扫过来的眼神中充满了探究,他突然觉得竹马亲自来送睡衣让他有点感到受宠若惊。

         “有什么关系,”二宫丝毫不顾及周围的人怎么看,“晚上我有点事情,想了想还是现在拿来比较好。”

         “恩……也不是说不可以啦,总之,谢谢啦。”相叶接过袋子放在下面的柜子里,正准备跟他讲一句什么的时候,却发现人已经离开了。

        总觉得nino有点不开心,是我的错觉吗?

        坐在角落里的另一个女同事推了一下眼镜,在纸上写了一句话推过去给她旁边的女性,对方马上回以了一个很懂的眼神。

        当然纸上写了什么只有她们两个人知道而已。
.
.
.
.
.

      

         二宫最近还挺忙的,忙到没时间管什么新人聚会的事情。直到三天后有人向秘书请示,问他能不能来新人聚会他才反应过来,这次进的新人还挺多的,于是当即同意了他们的邀请,同意晚上由他来付钱。他又看了一遍自己的钱包,恩……暂时不用取钱了。

         选在了附近的一个酒馆,来的大概有几十人,于是直接选择了包场。付完酒水钱讲完场面话之后任由大家玩了起来,虽说老员工们大概跟自己年龄差不多,但还是有很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毕竟游戏行业职工年龄会相对较小一些,还很能闹腾,不到半个小时就都熟悉了起来,各种桌游纷纷被拿了上来,旁边一个熟悉的主管还拉他去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

         本来是想拒绝的,但看到相叶正好也朝这边望去,突然提起了兴趣,示意相叶过来一起玩。后者放下手里的啤酒杯,听话的凑了过来。

         “社长,我们玩这个最刺激的,您不介意吧。”

        “随意,反正我运气向来挺好的。”二宫说的是实话,他作为一个几乎精通各种游戏的人,除了实力,运气也是一等的,这点他自己最清楚了。

        “啊咧……可是我运气向来很差啊……”旁边的相叶突然有点懊丧,众人听了他的话也都笑了起来。

        “那你就跟社长挨着坐,沾沾欧气,平衡一下。”提议要玩这个游戏的人直接把相叶推到他旁边的座位上。

        二宫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

   

        恩……上次提过的加薪……准了,内心默默这样想到,然后手绕了过去,搂住了他的腰,还捏了一把。

        “nino!”相叶小声地反抗着,然而灯光很差,位置很小,其他人根本察觉不出什么,除非相叶大幅度的挣扎,所以他只能暂时这样由着他来。

        “爱拔さん,该你抽牌了。”二宫用一种听起来非常严肃的声音提醒他,手却不安分的在他的腰侧上下其手。

        “啊,不要这样……”相叶不由得颤抖。

       二宫觉得他这个样子特别像被他潜规则的女员工,可爱极了。



tbc.

   

        
 

       

【二相/J禁】再见(5)

.
.
.
emmmm这样看来大概成个中篇了……
无休止的想加新的梗进去……_(:з」∠)_
还是感谢所有小红心小蓝手
.
.
.

        相叶醒过来的时候,二宫已经不在身边了,留了一张纸条说是有急事所以先走了,相叶正在等面试结果所以暂时没有事情做,就只好打开冰箱找食材做早饭。一个人的生活他已经过了十几年,无论是在千叶,还是东京,他早就习惯了。

        千叶出身的他偶然被朋友介绍来到这家公司应聘,万万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自己一直在找的竹马,他本来已经快要放弃了,但是却又这样奇迹般地相遇,对他来说真的是神给的恩赐了。

         所以他格外珍惜,格外的在意。

         二宫和也也是一样,他哪里有什么要紧事,难以控制的情感全都诚实的体现在身体上,梦醒之后内裤中已是一片狼藉,他留下的话,无异于将自己的邪/念直接摊开在对方面前,他以为自己能控制住的,但事实证明他太过高估自己对他的占有欲的控制力,一直接近对方做出的事情就变得像是在宣示主权一样,可他又是比谁都骄傲的人,害怕被拒绝,害怕被推开,所以到了这种时刻只能自己选择暂时逃离。

        呐、总有一天,会告诉你的,把一切都说给你听。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能让他心心念念的人只有相叶雅纪。

.

.
.

         相叶被告知面试通过的时候,他正在叠着刚洗好的衣服,用着压不住的音调说了谢谢之后等对方挂断了电话,收拾了一下工作要用的东西,因为对方告诉他,下午就可以来公司适应环境。

        相叶拉着地铁上的拉环,望着窗外的风景。他当然是很开心的,因为大概以后可以每天都看见nino了,不对,令他感到开心的应该是工作有了好的着落这件事。不过他没有想太多,下了地铁后直接进了公司。

        问了一下前台之后,有人领着他进了电梯,因为他的履历非常漂亮,所以面试成功之后直接被主管表示想让他接手美术总监这一职位。实不相瞒,他也正是因为知道前任总监跳槽才从隔壁公司跳槽来应聘,从始至终事情都发展的非常顺利。

        斜对面负责场景的女性大概是容易害羞的类型,看见他坐在自己旁边之后稍稍低下了头,相叶和每个人打了招呼,暂时熟悉了一下软件和工作。吃晚饭的时候对面的女生像是犹豫了很久似的,小心翼翼的问他:“相叶くん,其实我也是新来的,那个……大家还都不太熟悉,所以……能不能和你一起吃饭。”

         “恩,一起吧。”相叶这么温柔,况且他以前也是非常怕生的人,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

         “相叶くん一会儿怎么回家呢?”吃饭的时候对方这样问他。

          “地铁。”毫不隐瞒的告诉了她,接着就听到对方“啊”的惊呼,所以是一样坐地铁吗,附近只有一站地铁来着,所以他们两个大概是顺路的。

          “忘了说了,我叫做藤原结奈。”

          “恩,我知道哦,来的时候看过人员表。”

          “这样啊,失礼了。”藤原又低下了头

 
          “没关系啦,不用太拘束哦。”相叶温柔的回答她。

         二宫社长表示自己很少在公司吃晚饭,也不是因为不好吃,只是因为公司的汉堡肉不合他的胃口,但是今天听说相叶应聘成功想着要祝贺一下所以才去办公室门口等他的,结果这个人下班之后直接和一个不认识的年轻女孩子一起去了食堂这一点让他非常不爽,我们爱拔氏小时候明明是认生的孩子,现在却和一个刚刚认识的女孩子有说有笑了吗?二宫和也你可是社长不要做这种类似跟踪的事啊,但是跟出食堂之后这两个人都不带犹豫的直接走进了地铁站是怎么一回事啊,二宫一个冲动,也跟着他们上了地铁。

        “啊,nino!”相叶看到他也上了地铁其实是非常高兴的,不自觉的带上了笑容,又顾及到旁边还有别的员工在场又改了口,“社长好。”

        “哎???”藤原看了一眼,刚想问你们认识吗的时候就听到了那个传闻脾气很不好气压很低的社长的发言。

       “相叶さん,我好想跟你一起再坐一次总武线啊。”说出这句话的二宫周遭的气压的确有些低。

        “fufufu,nino那我们下次可以一起!”相叶回想起来他们两个当时从千叶来东京旅行的各种趣事,不禁笑了出来,还是为旁边的藤原解释到,“社长其实是我小时候很好的朋友哦。”

        “这样啊。”藤原冲他笑了一下,问候了二宫,对方也很礼貌的回答了他,藤原突然觉得社长不是气压低大概只是tension低,一个这么喜欢游戏的人平时这么冷静,恩……总觉得有些可爱呢。

       然而藤原觉得二宫可爱的时候二宫正在吃着她的醋,而且盼着她赶紧下车。

.
.
.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