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翡

有糖磕cp 没糖补老番

上世纪文艺影视作品爱好者

天线宝宝和花园宝宝都是我的宝宝

愿意跟我聊天的人都超级善良的

一个称职的j家提款机:)

墙头极其多 各圈各次元乱窜

偏执的喜欢着自己喜欢的人和事

没雷 但二攻和也 all雅 KT吃得多

欧美光吃安利 沉迷美剧日益消瘦

非常好聊 想认识温柔且思想独特的人

唤作王子/阿翡

【二相/J禁】再见(2)

说了我是个半夜出来活动的人就一定要做到(x
卡的地方可能很销魂
时长时短全看灵感hhhhh
请大家多多包涵啦wwww
感谢所有小红心 弱弱的求评论|・ω・`)
不废话了请食用↓↓↓↓↓↓↓↓↓↓↓↓↓↓



.
.
.

        
        二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处理了一两个手头重要的文件就再也没有心情继续下去。他该怎么做呢,理智告诉他不能拉相叶下水,可内心那份情感却清楚的告诉他,失而复得的人,不能再次失去。他也不是当年那个一无所有的高中生了,他有自信如果对方也有哪怕一点和自己相同的情感,哪怕一点点,他也愿意去尝试。

       

         新开发的游戏还在试用期,反复检验bug是他们目前的工作,他打开电脑登录游戏,看着游戏中切换而过的各种美丽场景,突然觉得有了勇气,二宫和也,你这么自信聪明的一个人,人就在你面前,为什么不敢去追。

         随手关了电脑,走出自己的办公室。

   
         面试主审看见社长突然出现在自己旁边的座位上有点受到惊吓,毕竟社长的性格,这种工作向来是不去参与的,如今却有种不同寻常的执着,甚至翻起了一旁的面试者的名单。

         “这些人都是已经面试过的吗?”二宫伸出手在纸上比划了一下。

         “是的,还剩下最后一组了。”

         “换号码了啊。”一眼找到那人的名字对于有着一双观察眼的他来讲并不是什么难事。

         “您说什么?”主审向旁边凑了凑想听社长说了些什么。

          “我说,下面这一组,好好选。”二宫默默记下相叶写在纸上的号码,看了一眼表,走出了面试室。

          相叶在前一组已经面试完毕,他也没必要在那里等什么了,拿出手机存下他的号码,然后发了条短信过去,问到,

          “爱拔氏,面试怎么样。”

         “诶?nino?面试我觉得还不错啦说是后天出结果,不过nino你怎么会有我的号码的?”

         “你……面试一家公司之前,不会查一下社长的名字吗?从人事那里搞到你的号码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二宫笑着看对方发来的简讯,心里暗骂了一句傻瓜。

          “不过我是不会给你开后门的,能应聘成功的话,全是你自己的本事。”二宫马上补充到,他很期待呢,那个人的回应。

          “诶??????Σ(っ °Д °;)っ”相叶雅纪表示自己一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虽然总是被别人说是天然,但是脑子肯定是好使的呀,可现在nino的意思是……这么厉害的公司是他开的……吗?

            噗,真是可爱。看着对方发来的一串问号二宫不禁腹诽到。

            “今天有空吗,我想见你”二宫发出这条的时候,压抑不住的手都在颤抖,终于,要正式见他了。

            “有空www,那晚上……我在公司楼下等你吧!”

            “好。”

          
         秘书小姐表示她虽然不是很懂为什么社长出去转了一圈就一脸兴奋的回来处理剩下的那些工作甚至开始解决明天的工作了,但是她更不懂的是,为什么社长主动加班可是还同意了自己今天早退的要求。

         但她得了便宜为什么还要去追究这些呢,秘书小姐表示她可是今晚要去见男友的人,连忙说了一声谢谢社长防止对方后悔。

        
          二宫看着手中那些表格和绘师们交上来的原稿表示,今天这个人物造型做的果然比昨天可爱了许多啊。

          

          相叶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也就是说,他的竹马从千叶转学到了东京,然后毕业之后只用了十年左右就把这家游戏公司办成了这个样子吗,唔,果然是nino呢。

        他的竹马果然很器用啊,相叶单纯骄傲的想着,掏出手机看着手机上那些名为二宫和也的备注发来的简讯,不禁弯了嘴角。其实他中途换过好几次号码,可每一次都把二宫的号码,又存了上去,相叶知道也许这个号码他已经不用了,但他还是想,万一有一天,能收到这个永远打不通的号码的讯息,该是多么幸运啊,然后,他真的收到了。

          “我到楼下了,nino还在忙吗⊙▽⊙”

          二宫的确在忙,虽然这忙都是他自找的。

          “在忙,你上楼找我吧,社长室。”短信看不出情绪,可他分明就是在笑着的。

           “好。”天然马上就听话的上楼了。

  
        相叶雅纪看了一眼灯已经熄灭的差不多的公司大楼,感叹了一句nino真的好勤奋,然后就乘着电梯上了十二楼。

    
         十二楼依旧很黑,相叶准备朝走廊深处亮着灯的社长室走过去的时候,左侧会议室里一个强硬的力量,把他拉过去咚上了会议室的瓷砖墙。

          还来不及喊出对方的名字,就感觉一双手从他的腋下穿过,从衬衫下摆的腰侧滑了进去,相叶本来就怕痒,这点他的竹马最清楚了,却总是喜欢在睡在一起的时候偷袭他,每次都搞得他痒的逼出眼泪来才罢休。

          “哈……nino你……fufufufu别闹。”相叶被他摸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好像小时候那样向他求饶“求你了……我真的……唔……怕痒”

          “相叶氏的身材不错嘛……”二宫四处放肆的手终于被那人轻轻的推开,眼中却是相叶看不懂的满满的情/欲。

          “nino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就会欺负人。”那人眼角生理性的泪珠让人加深了想要欺负他的欲/望,可现在还不是时候,有些事情,必须慢慢确认。

         相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黑暗中看不清那人的表情,但他只是听到呼吸声就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不然也不会任由他恶作剧了。

          “呐,爱拔氏,你……结婚了吗?”

        

tbc.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