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翡

有糖磕cp 没糖补老番

上世纪文艺影视作品爱好者

天线宝宝和花园宝宝都是我的宝宝

愿意跟我聊天的人都超级善良的

一个称职的j家提款机:)

墙头极其多 各圈各次元乱窜

偏执的喜欢着自己喜欢的人和事

没雷 但二攻和也 all雅 KT吃得多

欧美光吃安利 沉迷美剧日益消瘦

非常好聊 想认识温柔且思想独特的人

唤作王子/阿翡

大概是自我代入光一的感想(?)

光一第一人称视角
深夜瞎bb 跟真人无关
ooc ooc ooc

——————————————————

也许别人不了解,可是我知道,他不在摄像机之下的时候,说话总是很轻很温柔,不用刻意讲着搞笑的段子的他,私下其实非常安静,笑容就像孩子害羞的时候一样。

他和我偶尔有交流他的兴趣,向我展示他的收藏,他喜欢的古着,他最新的包,他的各种小东西,五花八门的,光怪陆离的,色彩鲜艳的,我渐渐也开始越来越能够理解他的审美,或者说,当他素净的手指抚摸上那些东西的时候,当他独特的香染上那些东西的时候,它们在我的眼中,就已经变得和他一样,对我有着致命的吸引了。

“光一”

我特别喜欢听他叫我的名字,从开头到最后一个音节,和别人叫起来是不一样的,他的声音和独特的发音方法,一直是我这么多年来戒不掉的独特癖好,想听见他的各种声音,各种声音。

“这个珠子啊,是不是很好看。”他抬起手来,藏在针织衫里的形状精致的手腕就露了出来,他向我展示了一个胭脂红的琥珀一样的念珠,躺在吊床上的他抬头看着我,献宝一样的向我展示,我接过来端详着珠子的花纹,同时听见他很轻的笑声,每一个音节都像种在我心里的种子,即将穿破什么,长成不得了的欲念了。

“给我。”

他笑着,像个孩子一样伸手像我要他的珠子。

“我觉得这个花纹真的很好看。”

我也觉得,但是我没有说什么。

他的世界安静的美极了,我不想打扰。

他适合朴素的复古装扮,也适合女性的花样般的各种装扮,我这么说绝不是冒犯,凡是稍微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有多适合那样的风格,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吧,所以总是在他的衣柜里发现各种各样一看就是女性的饰品,当然还有裙子。

他真的很适合穿裙子,这让他和他的卷发变的更加契合,更加充满韵味。提到韵味,他独特的气质像是有魔力一般,无意间看他一眼,目光便像依附在他身上的粘稠液体一样,再也无法从他身上滑落了。我侧身看他,从不避嫌,他知道我盯着他,他由着我盯着他。喜欢盯着他的人还真是不少,可他却还像不自觉似的,录外景时总是要向各种路人挥手致意,把路人弄得心态浮动起来了,这种场景,我是不喜欢看到的,可是他看到对方的反应之后,却像是得逞了一样笑得很开心,真是恶劣的人啊。

他的鼻梁很单薄,他的鼻子在男性中来看很小巧,打光过去的时候,就像能穿透一样,我喜欢他的眉眼,笑起来的时候总是非常可爱,可爱这个词我不常用,为数不多的几次,全都用来形容他了。

尽管我曾经多次在节目中说过我心目中的他就是金田一,但事实上,他的每个时期我都喜欢的紧而且印象深刻,他百变的发型,他帅气的短发,长一点变成了可爱的留海,再长一点可以剪成人妖气质的发型,但对于他来说,非常美,再长一点可以烫一下变成过肩的卷发,再长的话,就是现在这样了,只是随意散下来,就美得让人心惊。他似乎还是没有剪发的想法,再长的话,我有点想象不出来,但只要是他的话,怎样都很好看。

他很在意自己的指甲,总是把它们弄的平平整整,干干净净才满意,虽然我也是这样的,但他略有不同,他有一箱各种各样的指甲油,他手很巧,涂起来总是刚刚好,刚刚好符合他的性感,他的慵懒,他的风韵。

他会辫很多发型,不知道是头发长了之后开始学的还是本来就会的,总是让我眼花缭乱,他甚至不用镜子就可以辫出前一天造型师帮他弄出的发型,这一点上真的很让我震惊,他辫头发的时候喜欢背对着我,我却总是喜欢看着他,他的手穿过柔软的发丝,把散下来的温顺的发丝弄得卷向各个不同的方向,最后用红发绳收尾,他真的很喜欢,也很衬红色。

他总是无欲无求的样子,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工作的时候会稍微认真一些,但仍然总是fufu地笑着,接触乐器的时候会变得格外开朗,总是插着耳机,问他在听什么的话,他会很乐意的把其中一只分给我。借此拉进了距离,我想和他肢体接触,于是就把肩膀靠在一起,他的身体没有逃开或是任何抗拒,还是在原处静静的呆着,像是没有接收到我的信号一样,这跟KinKi Kids的身体接触向来不少有关系吧,他或许已经习惯了我对他的各种靠近了。所以才会想看看摸他屁股的话会有什么反应呢,独处的时候。

他很喜欢以女性视角来写歌,他的很多歌换作别人来唱对我来讲都是直接视为同姓恋的,可他张嘴就不一样了,他唱出的东西,都是艺术品,都是哲理金句,都是自然而美好的。

“将你弄得比我还要湿”

“変態”

“请一直触碰 我的那里”

不得不承认,真是要命的歌词。

对他有邪念的话会被上天责罚的吧

可是他却说

“不要担心 相信自己 相信我”

“转过身的话 我一直在这里”

该如何是好才好呢 心中有什么一次次发芽了

却无声无息的凋零了 

这全都取决于他的态度

“操纵着的人是你”

“哦对 其实是我呢”

是你呢

可他从不抗拒我的触摸

“光一 你过来”

然后他拽着我的手腕要从吊床上起来

他一只手的力气怎么够,于是我反手攥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也去扶他。然后就变成他整个人压在我的身上倒在地上的局面了,要让其他人看见估计更加费解我们的关系了。

我和他就是这样的关系。

连我们都无法定义的关系。

我做梦梦见过他,当然不是什么被洗车机打湿秋千风干的画面,他被汗水打湿,被我打湿。

很多次了。

他亲过我好多次,比他曾经的那几个女朋友加起来还要多,因此而得意的我怎么会被他知道呢。他让我唱歌的时候想着我现在喜欢的人,或是以前喜欢的人。哦,那当然是想着他来唱了,一直喜欢着你啊,つよし。

他之前在节目中说过,等我结婚之后再考虑结婚,我也许将来会娶一个不那么讨厌的女孩子生个孩子,但是不想让他结婚,他是我的相方哦,他怎么可以喜欢上别人呢,他应该一直一直,看着我,就够了。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