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翡

有糖磕cp 没糖补老番

上世纪文艺影视作品爱好者

天线宝宝和花园宝宝都是我的宝宝

愿意跟我聊天的人都超级善良的

一个称职的j家提款机:)

墙头极其多 各圈各次元乱窜

偏执的喜欢着自己喜欢的人和事

没雷 但二攻和也 all雅 KT吃得多

欧美光吃安利 沉迷美剧日益消瘦

非常好聊 想认识温柔且思想独特的人

唤作王子/阿翡

【二润/医生X律师】共生关系1

二宫和也 松本润

渡海征司郎 深山大翔

本名剧设拉郎向

我QWQ就是要吃末ズ


————————————————

蟹黄奶油可乐饼


吉祥物


盆栽


二宫下班回来,看到以这三样东西为标记的邻居松本律师正在打扫门前地毯的灰尘。


呐,真好,家里要是可以帮忙打扫就好了。


“你好”


“辛苦了,二宫三三”


松本望着眼前的二宫和也,想起上次见他大概是在电视上,一个著名的心脏手术的新闻,二宫先生精湛的技术真的令人窒息。松本不禁幸运起自己生在这个时代,把生命交给这样值得信赖的医生也不错嘛。


笑的真傻,不过很可爱,像个孩子一样


二宫暗自想到,拿出钥匙准备进门


“那个……不好意思”


“怎么了”


“如果不打扰的话,我想问一下,二宫先生可不可以允许我进去看一下呢”


“嗯”


二宫和也侧身,示意让他先进去。


“啊……不好意思,那我”


“平常没什么人来,搬来这里之后,你是第一个”


松本好像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情报,从自己的律师兜里拿出一颗紫色的糖果递过去:


“要吗”


与伸向二宫的整整齐齐的蓝色制服不同的手肘比起,他自己的打扮就完全不像一个行业老手了,普通的卫衣和长裤,如果松本足够细心,还能在接触时感受到因为常年拿手术刀磨出茧子的手指。


二宫反常的没有说“邪魔”,看了非常自觉坐到自己旁边松本一眼:


“律师的工作,辛苦吗”


“嗯,辛苦倒也算不上,和以前的心态不同了,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罢了”


“你不能再吃这么多糖了”


“哎?”


“你的后槽牙会坏掉”


“不愧是二宫三三,最近总觉得这里有点勉强呢”


“叫我nino就可以了”


“好,那二宫三三……nino也可以叫我润”


两人在看电视的间隙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ninoさん是怎么看待医生这个职业的呢”


“律师的习惯吗?”


松本润冲着他笑了一下,歪着头寻求答案,这场景总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同事说我不是医生,是手术职人,因为我从不写论文”


“是吗,可是您的技术的确很好呢”


“嗯,但是我还没有女朋友,没有展示的对象”


二宫故意说了让他误会的话


“我……我是说手术”


“女朋友的话……医生和律师都很难找到吧,因为不顾家”


“嗯,这一点还是很相似的”


“啊……快到了晚饭时间……ninoさん要吃什么呢”


“米”


“哎——?”


“那边有很多袋,得把它们吃掉才行”


“ninoさん,如果不介意的话”


松本润看着其中一袋大米:


“我可以帮你处理他们”


毕竟你们家是没有冰箱的吧w


松本润还穿着皮鞋,小跑着回了自己的家,叮叮当当地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等二宫回过神来,就见那个小律师把自己的一袋大米拖走了。


随他吧。


二宫是不会承认他对一会儿的晚餐有些期待的,随手翻出一个牛皮纸袋,是这周要手术的病人资料。


佐伯式手术风靡一时,可终究只能解决二尖瓣的问题罢了,人的心脏疾病有几百种,因人而异才是需要研究的方向。


“ninoさん!可以来帮个忙吗”


小律师蓦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转身一变围裙配合格子衬衣,让人看到觉得很舒服。


他的头发真卷啊,好像之前在乡下养的狗狗。


“怎么了”


“当当——饥饿一百”


“好香”二宫自动忽略掉对方蠢萌的冷笑话部分,单纯对他家的厨房产生了兴趣。


“ninoさん的大米真不错呢,是在哪里买的呢”


“母亲买的”


“噗……有点可爱呢”


“你也是”


“……”


“你的手艺很不错,让我想起母亲的菜”


“嘿嘿,我非常会做饭呢”松本倒是完全不谦虚


“以后能不能也做给我吃”


“当然可以了,ninoさん”


“能不能帮我收拾屋子”


“哎?嘛……下班之后……可以”


“谢谢”


手术室的恶魔在家也一样是恶魔呢w


二宫和也吃完饭之后就往沙发上一倒,俨然一副要睡着了的模样。


“nino……さん?”


“我是83年,6月份”


“啊……是比我大两个月的哥哥呢w”


小律师嘴角上还有一颗米,鼓鼓的腮帮子里大概是又一块蟹黄奶油可乐饼。


“?”


二宫突然有点后悔为什么突然要帮他把米拿掉,这个粘性很强的米从嘴角抹到唇珠还是没有掉下来,最后的结局就是二宫把小律师的嘴揉了一圈,才把它拿下来。


一点也不尴尬


二宫和也开始有点失去理智,这个触感有点舒服过头了,他回到房间之后想到,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嘴唇真的不错,总之就是很舒服。


二宫当天晚上难得的做了个梦,


梦见了松本突然反悔不再给他做饭了,


他得了自己都治不好的病,


一头冷汗惊醒,


出门买饮料的时候看了看对面的灯还没熄,


大概是在准备明天的案子,


顿时放心了许多,


这算什么啊……


最近被催婚太过出现了幻觉吗


松本润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个适合共度一生的人


二宫和也做手术的时候不禁想到


他想给松本做个检查


最近快要入冬,他总能听到松本在咳嗽。


万一是肺出了问题怎么办。


前台向来被二宫冷落的免费体检卡突然被抽走一张,吓得值班的小护士差点按了报警电话。


“是我”


松本刚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大概是刚下班的二宫站在门口,大概很疲惫的样子,所以眼神都没有对上。


“免费的体检卡,可以去东城大找我”


“哎?”


“抽时间来一下也可以”


“好”


二宫说完转身开门回家,强迫自己不要再盯着松本一张一合的嘴唇。


怎么好看的像是涂了口红一样。


松本润突然觉得自己开始头疼了,


最近没那么多案子,东京平静地放佛世界和平了一样


他摸了摸自己的头,突然觉得有点发热


大概是感冒了吧


翻出感冒药发现剩下的量已经不足一次服用的量了


天色有点晚,医院又有点远


“ninoさん,我好像发烧了”


这次换二宫洗完澡给他敲门


“啧”


二宫这张乌鸦嘴啊


“进来吧,我给你找药”


“谢谢”


松本润咚地一声摔在地板上


二宫和也看了看温度计上的数字


38.9


高烧……


“是笨蛋吧”


二宫和也不禁想起对方咳嗽的样子


感冒全靠一身正气的笨蛋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对方的家居服还穿在身上


但是冬天来看穿衬衫还是怎么看怎么单薄


“松本さん,听得见吗”


“嗯”小律师支支吾吾的给了个肯定的回答


“生病要遵医嘱哦”


“拜托了”松本润只感觉头晕目眩,只想一觉睡过去


解开他衬衫的一瞬间二宫和也稳如老狗的手指不禁微微颤抖了一下


这家伙,里里外外都是奶白色的


果然是蟹黄奶油吃多了吧


对方毫无防备地躺在自己的床上


直到被他扒到只剩一条短裤还在不安分的支支吾吾


“nino……好热”


“咳……我去准备一下毛巾”


二宫和也有点狼狈的逃离现场


推拿器在哪里啊


邪魔……


用冰毛巾擦了几遍他的身体


热度放佛比刚才下去了一些


然而病人的神智显然尚未恢复,作为医生的本能,二宫当然想帮他更快的降温。


想要把人翻过去的瞬间感受到阻力


两个人实在太近了


松本又偏偏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


对他笑笑“我好像恢复正常了”


“真的吗”


二宫狐疑地看着他纯真的瞳孔


“这是几”


“2……不对……3”


“乖……躺好”


只伸了一根手指的二宫决定不让他继续胡闹


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的对他说


“发热什么的,传染给我一部分吧”


说完低头撬开牙关吻了上去


如愿以偿的体验到了嘴唇的触感


好像小时候吃过的果冻


却又比那个更热更具有粘性


小律师骤然睁大的瞳孔又恢复正常


抬起尚未恢复力气的手插进他乱乱的发丝


“唔……ninoさん,这也是在治病吗”


“是的呢,散热退烧法”


二宫突然觉得自己大概是个乘人之危的假医生


“嘿嘿,不过真的好舒服”


说完又把二宫好不容易分开的唇拉了回来


主动吻了上去


“润くん,停下”


二宫和也早在他的撩拨下起了反应,却因为对方是个病人,不得不把欲望压下去。


“哦……遵命”小律师发着烧,乖乖躺回枕头


“转过去”


“はい——”


治疗孩子高烧不退的方法大概只有这个了


虽然是个偏方,可是屡试不爽


用推拿器触碰到他颈椎骨的时候对方舒舒服服的哼唧了一声


二宫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调整力度继续向下


白花花的身子一张一翕


直到触碰到腰椎处之后开始起了反应


“ninoさん……痒”


好敏感


二宫和也抬起头看他


对方的脸也不知道是烧的还是羞的一片绯色


“轻一点好不好……”


………这是什么糟糕的台词


二宫和也简直快要绷不住了,把他引人犯罪的包子脸转回去说


“别乱动,再来两次就好”表情有点吓人


“嗯……唔”像是有电流穿过整条脊柱,从脖颈到尾骨都酥麻的紧,松本润不禁沉醉在这种感觉里,身体时热时冷交错。


“感觉怎么样”


二宫的手穿过他的额发贴上额头


“好像退了烧”


“为见效快还是再擦一遍吧,然后早点睡觉”


“好”


二宫出门去换水,回来的时候发现松本润又睡着了,帮他擦身体的时候听见病人不知是梦呓还是清醒时分的话


“谢谢”


发烧之后奶音更加明显


二宫三三从来没觉得这么饱受折磨


最后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睡在他身边


不然睡在沙发那边出了什么事情不好照应


二宫和也编着自己找的借口躺了进去


几乎是进去的一瞬间


糊里糊涂的小律师就像八爪鱼一样缠了过来


“喂——”


“热……”松本润蜷缩着身体像一只虾一样


二宫和也惯着他,没有推开这个傻乎乎的病人


这么惯着他的后果就是到了后半夜他还没有睡着,不过对于天生少眠的二宫医生来说其实不算什么。


熬夜什么的,几乎是每个急诊医生必备的素质


遇到突发的病人,就像身侧这个一样,总是需要半夜上手术台。


松本润的发尾真是该死的好看


二宫和也这么想着,用手温柔地抚摸着他柔顺的发丝


一定是皮肤太具有粘着性才会控制不住地向下吧


他的臀部和光滑的背部不同


线条明显有了起伏


那里的肉大概是他全身摸起来最舒服的地方


不知道里面是不是会更加的炙热……


遭了……


二宫和也暗自叹了一口气,他可不想看到自己的邻居第二天醒来去报警被性侵


于是翻身下床去解决生理问题了


第二天难得的是两个人公有的假期


二宫和也难得的下厨煮了一锅粥,想要解决两个人的早饭问题。


松本润睡得像一头猪,怎么叫都不起


好在自己醒的时候已经帮他量过体温


基本恢复正常线内


不然他还以为这个人已经被烧死了


“ninoさん——”


大概早上10点的时候,正在看电视的二宫终于听到松本的声音。


“好饿”


“起床吧,有粥”


“拉我一下”小律师像个小孩一样伸出了双手


二宫宠着他,伸了一只手臂给他


搭上手的一刹那就知道对方不安好心


根本没想起床的松本一拉就把人带到了床上


“干嘛”


“还想不想,再亲我一次”


“何止”


悉听尊便。


评论

热度(36)